奈何王爷不上道 第4章 田彩的靠山

小说:奈何王爷不上道 作者:小草莓园01 更新时间:2021-01-14 00:22: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出什么事了?”刘嬷嬷瞪眼。

  丫鬟脸色有点白:“那两个丫鬟,已经被……被杖毙了。”

  “什么?”刘嬷嬷腾的站起身,咬牙切齿:“那个田侧妃,竟然敢滥用私刑,她死定了。”

  “不是王妃。是……是殿下。”丫鬟小声说道。

  “殿下?怎么可能?殿下从不管这鸡毛蒜皮的小事。”刘嬷嬷不相信。

  “真的,传消息的是郑侍卫,还说太子说了,以后任何人对王妃不敬,这就是下场。包括……您。”

  刘嬷嬷只觉晴天霹雳,一屁股拍在长凳上。

  田彩熟悉完钻狗洞线路,开始往回走。

  如果狗洞不好钻,以她现在的武力值,说不定爬墙头也可以。

  后路这么多,真不知道原女配是怎么把自己作死的。

  正走着,却看到刘嬷嬷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

  脸上的褶子,像一朵朵盛开的菊花。

  这又是唱哪一出?

  田彩冷眼瞧着,嘴里只差个泡泡糖。

  只见刘嬷嬷规规矩矩的行了大礼,一脸歉意:“王妃,刚才老奴多有得罪,还妄王妃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介怀。”

  田彩狐疑,摆摆手打发刘嬷嬷退下。

  随后吩咐一名侍女去打听是怎么回事。

  片刻,那名侍女青白着脸走了回来,支支吾吾道:“王妃,那两个丫鬟被……被……”

  “好好说话。”鸳鸯蹙眉。

  侍女这才说道:“被殿下下令杖毙了,说是以儆效尤。还说,以后谁再对王妃不敬,那就是下场。”

  鸳鸯一脸惊诧,看田彩的眼神满是敬畏和羡慕。

  然而田彩却忧心忡忡。

  殿下对田甜那么好,对她来说可不是好事。

  田彩想过了,就算省亲时成功把姐姐换回来,但以太子的精明,早晚还是会发现端倪。

  就算逃跑,天涯海角,也会被太子抓回来。

  所以她岂不是还是会凉?

  所以,她必须选一个可以和太子分庭抗礼的靠山。

  这个靠山就是九王陆无羁。

  书中,九王陆无羁可是一个隐形的大boss。

  对外是不争不抢的架空王爷,实际上却是诸多王爷中唯一可以和太子抗衡的主。

  若不是九王身体不好,英年早逝,那日不落帝国的下一任君主就不一定是太子陆无涯了。

  所以接下来,她必须要抱紧九王的腿不放松。

  直到她可以自保为止。

  只是,九王清淡高雅,沉默内敛,是典型的禁欲系。

  也不知这大腿,好不好抱。

  回去的路上,某处山坡。

  田彩看到不远处有一群人走过,直奔后花园而去。

  为首的一位二十六七岁,一身劲装,剑眉入鬓,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看着怎么像书中的刘大将军?

  “他是谁?”田彩问。

  “好像是刘大将军,来过太子府几次。”鸳鸯说道。

  “刘大将军?”田彩沉思,他指定是去寻太子的。

  主动出击,这招不错。

  只是不知道夺嫡的事,他能不能搞定。

  还是去看看比较安心。

  “去后花园。”田彩说着,走下山坡。鸳鸯连忙跟上。

  来到后花园时,刘大将军刚落座。

  刘大将军果然如书中所说,面上表情丰富,稍微有点多动症。

  简直是青年版的老顽童。

  陆无涯一身黑,坐在铺着黑熊皮的太师椅上,看着像是地狱来的修罗。

  田彩依然是一身红,头上戴着周圈垂纱的帽子,遮掩着容貌。

  看到田彩来,陆无涯修罗般的面色也没有几分缓和,只是眼神示意田彩坐。

  田彩见过太子,然后落座。

  刘大将军便起身行礼:“下官见过田侧妃。”

  田彩只是微微点头,没有说话,一副倨傲的举止。

  她现在披着田甜的马甲,犯不着帮着对手拉拢刘大将军。

  刘大将军见田彩如此傲慢,撇撇嘴,甚至还小小翻了个白眼。

  他转而看向陆无涯,咧嘴一笑,大大咧咧说道:“殿下,微臣此来……此来……”

  一副有难之隐的样子。

  “说。”陆无涯抬了抬眼皮,看堂堂大将军就如看蝼蚁死物无异。

  刘大将军也不知是不是习惯了陆无涯的死亡凝视,丝毫不以为意,自顾自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他砸吧砸吧嘴,面露尴尬之色:“说来也是家丑。半年前,我一时兴起纳了一房小妾,谁知那小妾找了个相好的。”

  说到这,刘大将军狠狠拍了一下大腿,声音脆响。

  然后愤愤不平的继续说:“那个相好的为了和小妾双宿双飞,到处造谣毁坏我的名声,恨不得我倒台。”

  “

  “出什么事了?”刘嬷嬷瞪眼。

  丫鬟脸色有点白:“那两个丫鬟,已经被……被杖毙了。”

  “什么?”刘嬷嬷腾的站起身,咬牙切齿:“那个田侧妃,竟然敢滥用私刑,她死定了。”

  “不是王妃。是……是殿下。”丫鬟小声说道。

  “殿下?怎么可能?殿下从不管这鸡毛蒜皮的小事。”刘嬷嬷不相信。

  “真的,传消息的是郑侍卫,还说太子说了,以后任何人对王妃不敬,这就是下场。包括……您。”

  刘嬷嬷只觉晴天霹雳,一屁股拍在长凳上。

  田彩熟悉完钻狗洞线路,开始往回走。

  如果狗洞不好钻,以她现在的武力值,说不定爬墙头也可以。

  后路这么多,真不知道原女配是怎么把自己作死的。

  正走着,却看到刘嬷嬷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

  脸上的褶子,像一朵朵盛开的菊花。

  这又是唱哪一出?

  田彩冷眼瞧着,嘴里只差个泡泡糖。

  只见刘嬷嬷规规矩矩的行了大礼,一脸歉意:“王妃,刚才老奴多有得罪,还妄王妃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介怀。”

  田彩狐疑,摆摆手打发刘嬷嬷退下。

  随后吩咐一名侍女去打听是怎么回事。

  片刻,那名侍女青白着脸走了回来,支支吾吾道:“王妃,那两个丫鬟被……被……”

  “好好说话。”鸳鸯蹙眉。

  侍女这才说道:“被殿下下令杖毙了,说是以儆效尤。还说,以后谁再对王妃不敬,那就是下场。”

  鸳鸯一脸惊诧,看田彩的眼神满是敬畏和羡慕。

  然而田彩却忧心忡忡。

  殿下对田甜那么好,对她来说可不是好事。

  田彩想过了,就算省亲时成功把姐姐换回来,但以太子的精明,早晚还是会发现端倪。

  就算逃跑,天涯海角,也会被太子抓回来。

  所以她岂不是还是会凉?

  所以,她必须选一个可以和太子分庭抗礼的靠山。

  这个靠山就是九王陆无羁。

  书中,九王陆无羁可是一个隐形的大boss。

  对外是不争不抢的架空王爷,实际上却是诸多王爷中唯一可以和太子抗衡的主。

  若不是九王身体不好,英年早逝,那日不落帝国的下一任君主就不一定是太子陆无涯了。

  所以接下来,她必须要抱紧九王的腿不放松。

  直到她可以自保为止。

  只是,九王清淡高雅,沉默内敛,是典型的禁欲系。

  也不知这大腿,好不好抱。

  回去的路上,某处山坡。

  田彩看到不远处有一群人走过,直奔后花园而去。

  为首的一位二十六七岁,一身劲装,剑眉入鬓,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看着怎么像书中的刘大将军?

  “他是谁?”田彩问。

  “好像是刘大将军,来过太子府几次。”鸳鸯说道。

  “刘大将军?”田彩沉思,他指定是去寻太子的。

  主动出击,这招不错。

  只是不知道夺嫡的事,他能不能搞定。

  还是去看看比较安心。

  “去后花园。”田彩说着,走下山坡。鸳鸯连忙跟上。

  来到后花园时,刘大将军刚落座。

  刘大将军果然如书中所说,面上表情丰富,稍微有点多动症。

  简直是青年版的老顽童。

  陆无涯一身黑,坐在铺着黑熊皮的太师椅上,看着像是地狱来的修罗。

  田彩依然是一身红,头上戴着周圈垂纱的帽子,遮掩着容貌。

  看到田彩来,陆无涯修罗般的面色也没有几分缓和,只是眼神示意田彩坐。

  田彩见过太子,然后落座。

  刘大将军便起身行礼:“下官见过田侧妃。”

  田彩只是微微点头,没有说话,一副倨傲的举止。

  她现在披着田甜的马甲,犯不着帮着对手拉拢刘大将军。

  刘大将军见田彩如此傲慢,撇撇嘴,甚至还小小翻了个白眼。

  他转而看向陆无涯,咧嘴一笑,大大咧咧说道:“殿下,微臣此来……此来……”

  一副有难之隐的样子。

  “说。”陆无涯抬了抬眼皮,看堂堂大将军就如看蝼蚁死物无异。

  刘大将军也不知是不是习惯了陆无涯的死亡凝视,丝毫不以为意,自顾自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他砸吧砸吧嘴,面露尴尬之色:“说来也是家丑。半年前,我一时兴起纳了一房小妾,谁知那小妾找了个相好的。”

  说到这,刘大将军狠狠拍了一下大腿,声音脆响。

  然后愤愤不平的继续说:“那个相好的为了和小妾双宿双飞,到处造谣毁坏我的名声,恨不得我倒台。”

  “

  本王没工夫听你闲扯。”陆无涯声音冷肃,一副马上就要把刘大将军驱逐出府的不耐表情。

  “呵呵,微臣这就说正题。”刘大将军照旧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笑脸:“我刚打听到,那个相好的跑到殿下您的府里当差。这样人品差的人,在您的府里当差,岂不是一粒老鼠屎搅了一锅好汤?”

  陆无涯蹙眉,难道……

  “殿下,这个搅屎棍我带走,回头我陪你10个杠杠棒的下人,您看好不好?

  这样品行不端的人待在殿下府里,微臣我也实在良心不安哪。嘿嘿。”

  刘大将军笑的特别开怀和没心没肺。

  田彩红纱下的嘴角微抽,这个刘大将军敢在太子面前飙戏,赫赫战功,果然不是盖的。

  不过你是不是有点用力过猛了啊喂?

  陆无涯瞟了身旁站立的侍卫郑逍,用眼神示意着什么。

  郑逍会意,微微颔首。

  “刘大将军,你说的那人叫什么名字?”郑逍问。

  “嘿嘿,叫做东门庆。”刘大将军笑道:“听说在府上当个小头目,管理马匹。”

  果然是他。

  郑逍眼神微凝,看向陆无涯,等待指示。

  陆无涯微微点头。

  “来人,把东门庆带来。”郑逍吩咐。

  片刻,两名铠甲侍卫带着东门庆走了过来。

  东门庆本以为有什么升官发财的好事,搭眼看到刘大将军,顿时脸色一白。

  感觉要坏菜。

  “来人,把小贱人带上来认人。”不等东门庆说话,刘大将军冲身后不远处的随从一招手。

  随从们左右分开,一个发簪尽去,眼肿鼻头红的小妾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小妾一夜之间从金丝雀沦落至此,早悔的肠子都青了。

  所以到现在还没止住哭,兀自抽抽泣泣的。

  陆无涯听着啜泣声就有些心烦,眉头微微蹙起。

  田彩知道,这小妾要倒大霉了。

  还以为谁都跟刘大将军一样好脾气呢?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