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王爷不上道 第2章 系统的奇葩任务

小说:奈何王爷不上道 作者:小草莓园01 更新时间:2021-01-14 00:22: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三皇子陆无云是太子一党,此来应该是告知刘大将军密谋夺嫡的事情。

  而他们田大将军府也参与其中。

  虽然几百章以后才查出来,但下场可想而知。

  田家倒台,她这个田府嫡女没了倚仗,不是更加任人揉捏?

  “让他进来。”

  陆无涯并没有让田彩回避,便直接吩咐让三皇子进屋。

  “殿下忙,田甜回避。”田彩连忙施礼退出了小书房。

  这若是听到了不该听的,来个杀人灭口,她去哪说理去了?

  三皇子进来时,正好看到田彩转入屏风的身影。

  背影窈窕,可知美人如斯。

  “二哥,不好意思,搅扰你好事了。”三皇子笑着先赔不是,语气里带着几分羡慕和调侃。

  陆无涯面无表情:“什么事?”

  三皇子立马收敛笑容,神情肃穆的附到陆无涯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

  “很好。”陆无涯面沉如水,“莫要打草惊蛇,我自有主张。”

  “三弟明白。不过二哥,这次一定要让刘大将军彻底垮台。”三皇子愤愤。

  “留着活口,说不定还能揪出一些不怕死的人。”

  陆无涯说着,眼中闪过一道“逆我者亡”的寒芒。

  田彩坐在桌前,支着耳朵听墙角,果然听到了“刘大将军”的字眼。

  刘大将军失势,他们田大将军府也会步其后尘。

  不行,她得想想办法,帮刘大将军过了这一关。

  书中,刘大将军夺嫡的事情,起因只是一句模棱两可的梦话。

  根本做不得证词。

  只是这梦话被小妾听去,小妾又告诉了相好的。

  相好的添油加醋,去太子府告黑状,说什么刘大将军喝醉了,酒后吐真,要拉太子下台云云。

  如果田彩告诉刘大将军个中缘由,以刘大将军的精明,先发制人,应该能渡过一劫吧?

  可是,现在的她,还没有完全得到太子的信任。

  如果她暗中和刘大将军府通消息,被太子抓包,来个凌迟都是轻的。

  那样岂不是比原沙雕女配的下场更惨?

  “田侧妃,殿下已经在书房歇下了。”侍女鸳鸯小心翼翼的提醒,语气里带着点点同情。

  感情她以为王妃新婚之夜守空房,是因为不受太子待见。

  田彩却是求之不得,更衣就寝。

  并且祈祷太子明天出门办事,一去三五天,等回来时她就和姐姐换回来了。

  岂不美哉?

  田彩躺在榻上,先捋了捋原女配的记忆,然后开始想正事。

  她已经决定要保住刘大将军,并且计谋也想好了,只是,把消息传到刘大将军手上却是个大麻烦。

  就在这时,空间里传来小精灵的声音:“主人,触发随机任务,奖励传信鸟一只。”

  传信鸟?

  田彩的意识进入精灵空间,发现大大的屏幕上有三个任务选项:

  a——和陆无涯同榻一夜

  田彩嘴角微抽,这不是主动作死么?

  还是嫌马甲掉的太慢?

  b——给陆无涯一个么么哒

  田彩心里咯噔一下,她宁愿去喝鹤顶红。

  冷血动物陆无涯是现在的她可以冒犯的吗?

  开玩笑!

  c——去小书房剪烛花

  咦,这是一道送分题啊。

  不过,这任务难度怎么突然降低了辣么多?

  怕不是有什么猫腻吧?

  田彩顿时警觉,眼珠子滴溜溜转。

  可仔细一想,这任务难度也不算小。

  拿着剪刀去剪烛花,不会被当成刺客,就地正法吧?

  田彩一时有点拿不定主意。

  小精灵笑嘻嘻开劝:“主人,这传信鸟可以轻松帮你传达消息,一次得到,永久服务,超超超划算。”

  田彩挑眉,她怎么感觉小精灵这是在利诱她?

  不过不容否认,这任务值得冒险一试。

  那就第3选项走起。

  说干就干。

  田彩下榻,拿着一把小小的剪刀,第2次蹑手蹑脚来到小书房。

  来到烛台前,田彩确定太子没醒,便把剪刀从长袖里拿出来。

  只需她轻轻的,别把大魔头吵醒,那传信鸟就到手了。

  可是她刚把剪刀举起来,就传来太子森然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

  田彩猛地抬头,赫然看到陆无涯已经坐起身,一双眸子凌厉的盯着她。

  仿佛在盯着猎物。

  这个陆无涯,怕不会学曹操,来个梦中杀人吧?

  田彩手一抖。

  啪嗒!

  剪刀应声落地。

  “那个……殿下,田甜是来帮您剪烛花的,免得烛光摇曳影响您休息。”

  三皇子陆无云是太子一党,此来应该是告知刘大将军密谋夺嫡的事情。

  而他们田大将军府也参与其中。

  虽然几百章以后才查出来,但下场可想而知。

  田家倒台,她这个田府嫡女没了倚仗,不是更加任人揉捏?

  “让他进来。”

  陆无涯并没有让田彩回避,便直接吩咐让三皇子进屋。

  “殿下忙,田甜回避。”田彩连忙施礼退出了小书房。

  这若是听到了不该听的,来个杀人灭口,她去哪说理去了?

  三皇子进来时,正好看到田彩转入屏风的身影。

  背影窈窕,可知美人如斯。

  “二哥,不好意思,搅扰你好事了。”三皇子笑着先赔不是,语气里带着几分羡慕和调侃。

  陆无涯面无表情:“什么事?”

  三皇子立马收敛笑容,神情肃穆的附到陆无涯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

  “很好。”陆无涯面沉如水,“莫要打草惊蛇,我自有主张。”

  “三弟明白。不过二哥,这次一定要让刘大将军彻底垮台。”三皇子愤愤。

  “留着活口,说不定还能揪出一些不怕死的人。”

  陆无涯说着,眼中闪过一道“逆我者亡”的寒芒。

  田彩坐在桌前,支着耳朵听墙角,果然听到了“刘大将军”的字眼。

  刘大将军失势,他们田大将军府也会步其后尘。

  不行,她得想想办法,帮刘大将军过了这一关。

  书中,刘大将军夺嫡的事情,起因只是一句模棱两可的梦话。

  根本做不得证词。

  只是这梦话被小妾听去,小妾又告诉了相好的。

  相好的添油加醋,去太子府告黑状,说什么刘大将军喝醉了,酒后吐真,要拉太子下台云云。

  如果田彩告诉刘大将军个中缘由,以刘大将军的精明,先发制人,应该能渡过一劫吧?

  可是,现在的她,还没有完全得到太子的信任。

  如果她暗中和刘大将军府通消息,被太子抓包,来个凌迟都是轻的。

  那样岂不是比原沙雕女配的下场更惨?

  “田侧妃,殿下已经在书房歇下了。”侍女鸳鸯小心翼翼的提醒,语气里带着点点同情。

  感情她以为王妃新婚之夜守空房,是因为不受太子待见。

  田彩却是求之不得,更衣就寝。

  并且祈祷太子明天出门办事,一去三五天,等回来时她就和姐姐换回来了。

  岂不美哉?

  田彩躺在榻上,先捋了捋原女配的记忆,然后开始想正事。

  她已经决定要保住刘大将军,并且计谋也想好了,只是,把消息传到刘大将军手上却是个大麻烦。

  就在这时,空间里传来小精灵的声音:“主人,触发随机任务,奖励传信鸟一只。”

  传信鸟?

  田彩的意识进入精灵空间,发现大大的屏幕上有三个任务选项:

  a——和陆无涯同榻一夜

  田彩嘴角微抽,这不是主动作死么?

  还是嫌马甲掉的太慢?

  b——给陆无涯一个么么哒

  田彩心里咯噔一下,她宁愿去喝鹤顶红。

  冷血动物陆无涯是现在的她可以冒犯的吗?

  开玩笑!

  c——去小书房剪烛花

  咦,这是一道送分题啊。

  不过,这任务难度怎么突然降低了辣么多?

  怕不是有什么猫腻吧?

  田彩顿时警觉,眼珠子滴溜溜转。

  可仔细一想,这任务难度也不算小。

  拿着剪刀去剪烛花,不会被当成刺客,就地正法吧?

  田彩一时有点拿不定主意。

  小精灵笑嘻嘻开劝:“主人,这传信鸟可以轻松帮你传达消息,一次得到,永久服务,超超超划算。”

  田彩挑眉,她怎么感觉小精灵这是在利诱她?

  不过不容否认,这任务值得冒险一试。

  那就第3选项走起。

  说干就干。

  田彩下榻,拿着一把小小的剪刀,第2次蹑手蹑脚来到小书房。

  来到烛台前,田彩确定太子没醒,便把剪刀从长袖里拿出来。

  只需她轻轻的,别把大魔头吵醒,那传信鸟就到手了。

  可是她刚把剪刀举起来,就传来太子森然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

  田彩猛地抬头,赫然看到陆无涯已经坐起身,一双眸子凌厉的盯着她。

  仿佛在盯着猎物。

  这个陆无涯,怕不会学曹操,来个梦中杀人吧?

  田彩手一抖。

  啪嗒!

  剪刀应声落地。

  “那个……殿下,田甜是来帮您剪烛花的,免得烛光摇曳影响您休息。”

  田彩抿了抿唇,强装镇定。

  她真的只是来剪烛花的。

  心虚个什么劲?

  想着,她微微挺直了腰杆。

  “那……剪吧。”陆无涯竟然轻轻的回应了一声。

  刚才满溢而出的杀气也收敛了许多。

  他的目光聚焦在田彩戴着红色垂纱的面孔上。

  虽然看不到面容,但能感觉到她的紧张。

  这女子,到底还是怕他。

  他都已经这么温柔,还要怎样?

  这陆无涯怕是对温柔有什么误解。

  田彩见陆无涯信了自己,悬着的心才落回肚子。

  然而她还没有忘记做任务。

  她弯腰把剪刀捡起来,一手拿下灯罩,一手去剪灯芯。

  说来也怪,明明对准了的。

  谁知“咔嚓”一下。

  灯芯却剪多了。

  刹那间,烛火灭掉,整个房间陷入黑暗。

  这……

  田彩恨不得当场剁手。

  “任务完成,奖励传信鸟一只。”雪球雀跃着报幕。

  眼下最重要的是全身而退,所以田彩顾不得探查这传信鸟长什么毛样。

  “殿下,田甜不是故意的。”田彩几乎被自己蠢哭了。

  这一定不是自己。

  那一刻,她感觉自己的手被不知名力量控制了。

  神马情况?

  不过,鉴于她现在披着田甜的马甲,所以她觉得,她还可以再蠢点儿。

  “无妨。”陆无涯的声音带着点点叹息。

  田彩摸索着想要点灯,跟盲人摸象似的。

  “不必点了,你退下吧。不要再来打扰。”陆无涯有些不耐烦的警告。

  田彩如蒙大赦,她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欠了欠身,声音无比乖顺:“田甜明白,田甜告退。”

  出门时,田彩再次感觉右腿被某种不知明力量控制。

  膝盖都不能打弯。

  以至于被高高的门槛绊了一个趔趄。

  真是见鬼了。

  陆无涯简直没眼看。

  本来这田甜抚得一手好琴,如得知音,尽管没怎么看清面容,他还是娶了她。

  免得被父皇催婚。

  如今,他却是有些担心这侧妃生下的孩子,会不会是个沙雕,拉低他的基因。

  如今退货,不知还来不来得及。

  田彩回到卧房,听到陆无涯那边再没动静,应该是睡了,方才灵魂进入精灵空间。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