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王爷不上道 第1章 穿书成炮灰女配

小说:奈何王爷不上道 作者:小草莓园01 更新时间:2021-01-14 00:22: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田彩睁开眼睛,发现有东西罩在脑门上。

  一把揪开,竟然是红盖头。

  周围的一切古色古香,分明是洞房花烛夜的现场。

  纳尼?

  这是……神马……情况?

  田彩困意全无,径直朝疑似群众演员的侍女走去。

  抓着侍女巴拉巴拉半天,田彩终于明白了,她……她好像穿书了。

  还穿成了花样作死的沙雕女配田彩。

  是因为名字雷同,还是因为她吐槽太狠?

  这真是吐槽一时爽,报应火葬场。

  如果没记错的话,田彩自作聪明的冒充姐姐田甜嫁给太子,却被太子一眼识破。

  然后左右开弓,棍棒伺候。

  从此开启了悲惨的弃妇生活,其间被男主和女主各种虐。

  一年后没了鼻子,下雨积水,说话漏风。

  三年后领盒饭!

  想到这么悲催的下场,田彩就小心肝儿乱颤。

  不行,她要逃,等太子来了,她就完蛋了。

  “田侧妃,太子估摸要来了,您还是赶快坐好吧。”

  侍女拿着红盖头追在团团转的田彩身后,一脸的焦急。

  田彩透过门窗缝隙望着守卫森严的太子府,心内一片死灰。

  想从这里逃出去,简直比公鸡下蛋都难!

  所以,只能留下来见招拆招了。

  田彩看过不少牛掰轰轰的女配逆袭书,只要她稳住,相信也能又飒又爽。

  心神刚稳定一些,外面就传来脚步声。

  “殿下来了。”

  有侍女连忙跑过来提醒。

  田彩这才慌忙披好红盖头,由侍女扶着走到榻边坐好。

  吱呀。

  门被推开。

  太子陆无涯一身大红色的喜服,身材修长,腰线分明。

  冷血的俊脸被喜服衬托的多了几分柔色。

  但周身依然散发着修罗般的气场。

  侍女们唯唯诺诺,分成两排站立,活像两排鹌鹑。

  “都出去。”陆无涯挥手,红色袖袍带起悦耳的破空之声。

  “是。”侍女们连忙退出去,悄无声息的带上房门。

  田彩双手握紧。

  她已经想好了说辞,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蒙混过关。

  只要她不穿帮,等三天后回家省亲,把姐姐换回来,或许那些悲惨就不会再发生。

  那个沙雕女配稀罕这个大魔头,她可不稀罕。

  红盖头下,田彩听到陆无涯似乎要过来掀盖头,心一恒,学着原女主的声音,软软糯糯开口:

  “殿下,田甜……田甜最近花粉过敏,脸上起疹子,这盖头……能不能过几天再揭?”

  呕,这声音真的是我说的吗?

  好像白莲花。

  田彩死死抓着红盖头,还想说什么我不想你看到我丑丑的样子啦,不然宁愿一死啦,然后再说个姨妈来了神马的。

  然而陆无涯直接冷冷的道:“随你。”

  一副本王不稀罕的语气。

  接着起身,竟然是,迈步去了小书房。

  田彩:“……”

  这就走了?

  只是周遭隐隐的杀气是怎么回事?

  不过,杀气而已,只要陆无涯没看出她是个冒牌货,她就不会有性命之忧。

  所以,人设绝对不能崩。

  如果是姐姐,此时会做什么?

  田彩敲着脑门想了想,起身,开门让侍女拿来一顶大红色一周垂纱的帽子,戴上。

  然后又吩咐小厨房做了一碗银耳莲子羹。

  其间她照了镜子,发现这个田彩和她长得一模一样。

  精心打扮过的她更是美出了新高度。

  有点小开森。

  田彩把帽檐垂纱放下,端着莲子羹来到小书房。

  透过红彤彤、朦胧胧的垂纱,她第1次看到陆无涯的真实容貌。

  陆无涯埋头在一堆文书旁,乍一看竟然有点温文尔雅。

  这颜值,也太颠倒众生了。

  然而她才顾不得贪恋美色,只觉得鼻梁隐隐发寒。

  陆无涯看到田彩来,只是随意的扫了一眼。

  莫名有种看你表演的意思。

  田彩忐忑的走到陆无涯两步远的位置,站定,轻轻把莲子羹放在书桌边边上,软糯开口:“殿下,文书是看不完的,还是身体为重。”

  陆无涯的目光落在莲子羹上。

  田彩:“?”

  这是什么眼神?

  莫不是怕羹中有毒?

  借我100个胆子,我也不敢好不好?

  田彩不动声色的撩开帽檐垂纱的一角,轻轻的抿了一口:“温热正好,殿下要不要尝尝?”

  说着拿勺子举到陆无涯唇边。

  田彩以为陆无涯要么不喝,要么自

  田彩睁开眼睛,发现有东西罩在脑门上。

  一把揪开,竟然是红盖头。

  周围的一切古色古香,分明是洞房花烛夜的现场。

  纳尼?

  这是……神马……情况?

  田彩困意全无,径直朝疑似群众演员的侍女走去。

  抓着侍女巴拉巴拉半天,田彩终于明白了,她……她好像穿书了。

  还穿成了花样作死的沙雕女配田彩。

  是因为名字雷同,还是因为她吐槽太狠?

  这真是吐槽一时爽,报应火葬场。

  如果没记错的话,田彩自作聪明的冒充姐姐田甜嫁给太子,却被太子一眼识破。

  然后左右开弓,棍棒伺候。

  从此开启了悲惨的弃妇生活,其间被男主和女主各种虐。

  一年后没了鼻子,下雨积水,说话漏风。

  三年后领盒饭!

  想到这么悲催的下场,田彩就小心肝儿乱颤。

  不行,她要逃,等太子来了,她就完蛋了。

  “田侧妃,太子估摸要来了,您还是赶快坐好吧。”

  侍女拿着红盖头追在团团转的田彩身后,一脸的焦急。

  田彩透过门窗缝隙望着守卫森严的太子府,心内一片死灰。

  想从这里逃出去,简直比公鸡下蛋都难!

  所以,只能留下来见招拆招了。

  田彩看过不少牛掰轰轰的女配逆袭书,只要她稳住,相信也能又飒又爽。

  心神刚稳定一些,外面就传来脚步声。

  “殿下来了。”

  有侍女连忙跑过来提醒。

  田彩这才慌忙披好红盖头,由侍女扶着走到榻边坐好。

  吱呀。

  门被推开。

  太子陆无涯一身大红色的喜服,身材修长,腰线分明。

  冷血的俊脸被喜服衬托的多了几分柔色。

  但周身依然散发着修罗般的气场。

  侍女们唯唯诺诺,分成两排站立,活像两排鹌鹑。

  “都出去。”陆无涯挥手,红色袖袍带起悦耳的破空之声。

  “是。”侍女们连忙退出去,悄无声息的带上房门。

  田彩双手握紧。

  她已经想好了说辞,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蒙混过关。

  只要她不穿帮,等三天后回家省亲,把姐姐换回来,或许那些悲惨就不会再发生。

  那个沙雕女配稀罕这个大魔头,她可不稀罕。

  红盖头下,田彩听到陆无涯似乎要过来掀盖头,心一恒,学着原女主的声音,软软糯糯开口:

  “殿下,田甜……田甜最近花粉过敏,脸上起疹子,这盖头……能不能过几天再揭?”

  呕,这声音真的是我说的吗?

  好像白莲花。

  田彩死死抓着红盖头,还想说什么我不想你看到我丑丑的样子啦,不然宁愿一死啦,然后再说个姨妈来了神马的。

  然而陆无涯直接冷冷的道:“随你。”

  一副本王不稀罕的语气。

  接着起身,竟然是,迈步去了小书房。

  田彩:“……”

  这就走了?

  只是周遭隐隐的杀气是怎么回事?

  不过,杀气而已,只要陆无涯没看出她是个冒牌货,她就不会有性命之忧。

  所以,人设绝对不能崩。

  如果是姐姐,此时会做什么?

  田彩敲着脑门想了想,起身,开门让侍女拿来一顶大红色一周垂纱的帽子,戴上。

  然后又吩咐小厨房做了一碗银耳莲子羹。

  其间她照了镜子,发现这个田彩和她长得一模一样。

  精心打扮过的她更是美出了新高度。

  有点小开森。

  田彩把帽檐垂纱放下,端着莲子羹来到小书房。

  透过红彤彤、朦胧胧的垂纱,她第1次看到陆无涯的真实容貌。

  陆无涯埋头在一堆文书旁,乍一看竟然有点温文尔雅。

  这颜值,也太颠倒众生了。

  然而她才顾不得贪恋美色,只觉得鼻梁隐隐发寒。

  陆无涯看到田彩来,只是随意的扫了一眼。

  莫名有种看你表演的意思。

  田彩忐忑的走到陆无涯两步远的位置,站定,轻轻把莲子羹放在书桌边边上,软糯开口:“殿下,文书是看不完的,还是身体为重。”

  陆无涯的目光落在莲子羹上。

  田彩:“?”

  这是什么眼神?

  莫不是怕羹中有毒?

  借我100个胆子,我也不敢好不好?

  田彩不动声色的撩开帽檐垂纱的一角,轻轻的抿了一口:“温热正好,殿下要不要尝尝?”

  说着拿勺子举到陆无涯唇边。

  田彩以为陆无涯要么不喝,要么自

  己动手,绝不会那么幼稚。

  可是她想错了。

  陆无涯不仅张嘴喝了羹,还一副继续投食的表情。

  田彩三观尽碎。

  没办法,只好找了个稍微舒适的姿势站定,一勺一勺的投喂大魔王。

  边喂边在心里腹诽:哼,等着吧,等姐发达了,定然抓你当宠物!

  伺候人的那种。

  一碗羹见底,田彩的手都麻了,腰也酸了。

  这具身体也太弱鸡了吧?

  就在这时,不知何处传来一道飘渺空灵的声音:

  “主人,已成功扭转炮灰女配命运,开启武力值升级系统。满级三阶,每五星升级。”

  扭转女配命运?

  武力值升级系统?

  田彩的脑海里迅速灌入原女配的记忆。

  不等消化吸收,意识一动,灵魂已经置身在雕梁画栋的亭子。

  周遭是飘渺的空间。

  典雅的白兰玉亭子如同空中楼阁般,悬浮在虚空中。

  亭子中央的白玉桌上,蹲着一只雪白的可爱萌宠。

  “刚才是你在说话?”

  田彩眼睛亮晶晶的。

  萌宠跳到田彩怀里,蹭了蹭,这才仰起脑袋:“主人,我是空间精灵雪球。”

  “空间?”田彩眼睛更亮了。

  这空间里有灵泉吗?

  能种田吗?

  能养鱼养龙吗?

  遇到危险,她的肉身能进来躲一躲吗?

  ……

  空间精灵幽幽开口:“主人,你现在只是开启武力值升级系统,目前等级为一阶一星,至于其他,咱不要多想。”

  “主人,你的灵魂力用尽,必须回去了。”

  不等田彩问出诸多问题,她的灵魂便被挤出精灵空间。

  虽然意犹未尽,但也分外知足。

  有了这金手指,她便是有了起码的自保能力,再也不担心分分钟没了小命了。

  她认真的感受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身体从柔柔弱弱变得可以上战场杀敌了。

  田彩大喜,这才一阶一星,待她等级提高,说不定大魔头太子也不是她的对手呢。

  想想就爽歪歪。

  田彩不知道的是,陆无涯见她站在那一动不动,自恋的以为,田彩这是被他的盛世美颜给震撼到了。

  “殿下,三皇子有要事求见。”一名侍女恭敬禀报。

  三皇子陆无云?

  这么晚了,他来做什么?

  田彩蹙眉回忆书中的剧情,突然暗叫不好。_soso